70. 第70章【1 / 2】

陵州府,八月中秋。

肃王歪着身子靠着床榻看书,床边小几上摆着一碗汤药,已经从温烫变成温凉,王全劝道:“王爷,先喝药吧,凉了药效不好。”

肃王闷闷道:“先放着。”

柳府安排给他养伤的这间厢房通风透亮,窗外种着大片瘦竹,清幽宜人,非常适合静养。

肃王抬头向窗外瞥去,仍旧只能听见她跟那男人轻柔说话的声音,却没能看见那二人身影。

明知他们就在附近说话,竟看不见人,着实有些烦躁!

又等了一小会儿,王全实在看不下去,上前捧着汤药道:“不如奴才伺候您用药?”

当初肃王捣毁南邵余孽窝点而后被行刺受伤的消息传回京城,朝野震惊,肃王伤势严重,无法动身返回京城就医,只能留在陵州府,太子不顾新婚佳期亲自带着太医和王府内侍奔赴陵州府。

万幸的是,王全一路跟着太子赶到陵州府时,肃王已经脱离了危险。

王全曾听收拾过战场的人谈论起肃王遭遇的那次刺杀。

山道里到处都是尸首,鲜血流成了小河。

柳家一十九个护院,只剩五个还活着,肃王身边的侍卫原是六个人,也有三个没了。

徐州牧和柳峥带着官兵去接应,跟南邵余孽恶斗了好久。

那些全是死卫,只会战死,不会投降。

官兵们见他们冥顽不灵,干脆直接扔火雷全炸了。

那山都炸秃了一大块,到现在官府还在征徭役修复山路呢。

谢天谢地,王爷和沈姑娘能够最终平安无事。王全在心中默念。

命是捡回来了,也得好好养好才行呀,不吃药可怎么养?

王全殷切地看着王爷,希望王爷能赏脸喝一口他递上去的汤药。

然而肃王给他的是一个无情的“滚”字,说罢还往外面瞥了一眼。

王全明白了,王爷可以吃药,但是是要吃沈姑娘喂的汤药,是他不配!

微婳在院子里跟柳峥说话。

柳峥道:“今年中秋家里早早就准备了烟花爆竹,原想要热热闹闹地过,但是现在王爷伤情还未痊愈,咱们就不放烟花爆竹了,另外给你们在院子里置办一桌菜肴,表妹不必过来应酬我们,陪着王爷就好。”

微婳感谢道:“多谢表哥特意告知,微婳替王爷谢谢外祖父和舅舅。”

柳峥淡笑:“都是一家人,不必客气。”

王全见两位止了话头,赶紧上前一步:“沈姑娘。”

微婳道:“怎么了?”

王全为难道:“王爷说胸口难受,吃不下药。”

微婳嗔道:“真真变回个小孩子了,竟无赖成这样。”

柳峥看着她话虽如此,可眼底却是一片温柔,道:“去看看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微婳回到屋里,肃王马上蹙眉捂住了胸口。

“好端端的怎么胸口疼?”微婳坐在床边的矮凳上。

“见不到你,就胸口疼。”

“哼,就你会装!”微婳嗔笑,端起汤药,用勺子送到他嘴边,“快喝吧。”

肃王笑着把药喝完了,心里美滋滋的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小说推荐:【笔趣店】《从一人之下开始播种万界》《武道长生从内丹术开始》《抗日之铁血远征军》《恶毒女配养娃记[穿书]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