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. 第 20 章

20驱儸仪式

毕竟是除夕,珍娘又走了陈狱官的关系,在天牢里待了足有两个时辰,虽不能一起守夜,却也让唐家人好好的过了个除夕,等她们离开天牢时,天色都暗了。

二十九的雪下了整整一夜,整个阳金城都被裹成了素银的白色,沿街的铺子都挂上了大红的灯笼,红彤彤的光,给莹白的雪色增添了一抹喜色。

珍娘领着珠娘,小心翼翼的走在街上,虽孤单但并不寂寥,不知哪家富户,早早就点了爆竹,火光映照在他们脸上,都是欢喜。

“阿姐,明年我就又长大一岁喽。”珠娘摇着她的胳膊,笑着。

“我明年也大一岁啦。”

珍娘亦笑着。

又有一颗礼花炸开在半空,灿烂的烟花映照在两人的眸子中,星星点点的都是光。

珠娘仰着头,眼睛里的礼花闪耀又熄灭,突然他转过身,一把扑进珍娘的怀里。

“怎么了?”

珍娘任由他抱着,诧异的问。

珠娘却在她怀里摇摇头,一声未吭。

珍娘垂下视线,慢慢的抬手,摸着他头上的簪着的两个小丫髻,小小的身体微微颤抖着,过了些许时间,才有小兽般低低细细的声音从怀里传来。

好半天,抽噎声才渐渐消失。

“好些了?”

“阿姐,明日一早我就长大多好。”

珠娘的声音嗡嗡的。

珍娘笑笑:

“果然还是小孩子,净说傻话。”

珠娘:“阿爹叮嘱我,叫我长大一岁了,别太任性,不要我累到阿姐。”

“长兄昨日训的对,阿姐对我这么好,却因为我昨日白白挨了一巴掌,我难受。”

“小小年纪,岁数不大,心思却重。”

珍娘笑着,掰开他埋在她怀里的脑袋,叫他抬头看着她。

“你看看,阿姐今天不是都好了么,再说,阿姐何时怪过你?”

“阿姐,你真好,是这世界上最好最好的阿姐。”

珠娘一把保住珍娘的腰,小小的身体,却已经有了几分力气。

“我要你永远做我的阿姐。”

“傻孩子,我可不就永远是你的阿姐。”

珠娘不知道,他此时的话,有一天却一言成谶。

…………

一年岁首日,万象更新时。

大年初一的辰时,珍娘便早早煮好了新岁第一日的晨饭,她昨日和珠娘一起守着破了旧岁,熬到今晨黎明时分才迷迷糊糊睡去。

新衣服早就准备好,从头到脚都准备了新的,先把珠娘的给他放在床头,又把他叫起来,她才换了自己的。

今日毕竟是初一,珍娘也略微打扮一番,好好缠了头发,别上朵珠花,清点了朱唇,最后再依着习俗,在腰上别了护佑平安的绺子,往日平淡的面容竟也清丽起来。

其实依着她的容貌,算不得倾国倾城,却也能称得上漂亮的,只是往日为了卖酒方便,她总要刻意丑化一下样貌,省得麻烦。

根据阳金的旧俗,初一上午是要祭祖的,珍娘被族人驱逐,珠娘家人又都在牢里,祭祖便免了,夜里守岁时,她就跟珠娘商量好了,祭完仙神后,就去街上玩。

阳金城最热闹的街自然是长宁巷,珍娘和珠娘上街时,略显早些,但随着家家户户祭祖结束,街面上逐渐热闹起来。

身着新衣的人们笑意盈盈,时不时传来相互拜年道喜的招呼声,街头巷尾,到处都是欢声笑语。

小孩子们更是最活跃的,珠娘先跟着珍娘拜了几户人家,便按压不住玩乐的心,在路上遇到陈成几个相熟的,几个孩子说要去当护僮侲子,这都是往年有的,府衙会有专人负责安全,珍娘叮嘱他一番便任他去了。

午时长宁巷将举办驱儸仪式,越是临近时间,街上的人越多,珍娘被人群裹挟着挤来挤去。

以她的力道,当然能让自己从中逃离出来,但经历过上一世被丧尸潮围剿,如今这种飘荡在人群里的安稳,反而是让她最安心的。

午时,驱儸仪式正式开始,长宁巷里已经挤满了人,随着游行队伍的前进,人们也开始纷纷拿出自己准备好的面具,参与到整个驱儸仪式里来。

儸公儸母带着一大群护僮侲子,驱赶扮成“妖魔鬼怪”的人,热闹无比。

珍娘没准备面具,便挤在路边当看客,笑闹间,突然一个带着青面獠牙的年轻人冲到她的面前,朝着她龇牙咧嘴的一顿乱吼。

珍娘先被他吓了一跳,那人得逞后却哈哈的傻笑起来,不等珍娘纳闷,他已经摘下面具。

竟是已经消失一个多月的单璟。

自得知珍娘已有婚约后,单璟只叫她日日送酒过去,面却从未露过,珍娘不知道他消失的具体原因,只想他许是有事,但作为已然相熟的朋友,乍然再见,她很是惊喜。

人潮汹涌,珍娘不得不提着嗓子喊:

“单二郎君,怎么是你?”

单璟收了面具,挤到珍娘一旁,兴奋的喊道: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小说推荐:《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》《法神降临》《杨羽芸熙》《大器晚成的我长生不死》《火力为王

小说文档【wendang.cc】第一时间更新《阳金小酒娘》最新章节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