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.「混乱灯泡」【1 / 2】

文笃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小说文档wendang.cc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q:你还想亲亲吗?

a:怎么可能!怎么可能!怎么可能!

-

“怎么可能呢!”

池不渝突然大喊一声。

惊得那辆一直在这条街循环打转的公路自行车猛地来了个急刹车。

车主人拎着快要散架的车,惊魂未定地看着站在路旁的她们两个,嘟囔一句“怎么还是你们两个”。

闪烁的红色爱心尾灯再次出现。池不渝慢一拍地反应过来,看到崔栖烬好像也被她这一嗓子吓了一跳,微微抿了一下唇,

“什么不可能?”

“就——”池不渝半张脸躲在围巾里,耳朵红红。

又不自觉地往崔栖烬的嘴巴上瞥,红唇自然微张,唇珠上的痂有种靡丽性感的美。

特别引人注目。

她闭紧嘴巴,突然一下什么都说不出。便又蹭了蹭埋在围巾里的下巴。

语速飞快地说,

“你回去别忘记涂药喝水嘴别张太大我姐喊我我得上楼了拜拜。”

干巴巴的,没有一点感情。

话扔下就拔腿往街对面走,闷头不敢看崔栖烬的反应,她感觉自己在崔栖烬眼底肯定像只在扒雪的企鹅。

上楼梯的时候她噔噔噔地踩上去,不经意间瞥到有人贴在陈旧楼梯间的小圆镜,便不自觉地停下脚步。

盯着圆镜里模糊的自己。

耳朵好红,她忧心忡忡地咬着唇,复盘自己刚刚是不是不太漂亮,声音是不是又太大?

好像又把崔栖烬吓到了。

她情绪激动的时候嗓门儿会有点大,是小时候喜欢学妈妈说话不小心养成的习惯,后来慢慢长大,有自我意识后听大人调笑着讲“水水啊你知不知道自古贵人声音低这种事啊”。再后来姨妈将说这话的大人怼回去,翻个白眼讲“有你锤子事”。

可她还是十分委屈地开始控制自己说话的音量。偶尔控制不住,就会出现这种状况。

墙壁上的小圆镜不知是哪一年贴上去的,镜面模糊发黄。池不渝还是看得见自己红通通的的脸。

下意识抬起戴着手套的双手。

结果留意到湿湿手套上被雪泥蹭脏的水迹。愣了一会,将手套摘了,裹在里面的手被浸了一些融化的雪水,也是凉凉的。

不过还算干净。

她双手捂着发红发烫的脸,慢吞吞地爬着楼梯,却又不自觉想起指节擦过鼻梢的触感,有些凉,很快就略过,的确不能用温柔来形容,可是……

“水水?”

表姐的声音陡然间传来。

池不渝慌乱抬头,看见游颖正要送一个穿制服的维修师傅下楼。

“颖姐姐……”她松开捂着脸的掌心,愣愣喊一声。

“嗯哼~”游颖应了一声,又和维修师傅说了几句话,然后等维修师傅拎着工具箱下楼了,才过来摸了摸她的头。

“站在门口想什么呢?”

用眼神戳戳她的脸蛋,“脸还这么红?”

“没有啦~”

池不渝避开视线,顺势挽起游颖的胳膊,撒娇式地昂昂下巴,

“就是刚刚就在想,你怎么会突然来我这里?”

“怎么?从香港读了半年课程回来后嚷嚷着要从家里搬出来,说要独立要当事业型女人,现在工作室连看都不准我来看一眼啦?”游颖瞥她一眼,

“还是偷偷背着我谈恋爱了?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